泪染未倾城

心头挚爱:楼诚/蔺靖/庄季/东凯。
推广加安利:洪周 许唐
勿拆勿逆!

更文看心情,码字如龟速,专注开脑洞挖坑不填(bushi

❤️永远不走❤️

专注凯吹一万年。吸凯使我快乐。沉迷吸凯无法自拔。

演员朋友的影迷朋友❤️

称呼 染染/倾城 都可。

【楼诚】今天的明秘书长又变小恶魔了吗?

无逻辑ooc小甜饼。

喜欢的话请给予红心蓝手评论鼓励。

***

01

明诚一直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就是每当他坑别人钱的时候,背后总会冒出一个小恶魔的尾巴,黑色的,末端还有一个红色的三角形,在空中微微一摆一摆的。

这个秘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唯一能看到那条尾巴的只有明楼。



02

这条尾巴在遇到梁仲春后就出现得特别频繁。



03

明楼端着香槟,漫不经心地看着手中的财经报纸,眼神却一直朝明诚的方向飘去。

那人正散漫地斜倚在沙发上通着电话。

身后的恶魔尾巴一晃一晃翘的老高。

不用猜就知道是梁仲春。

明楼甚至有一瞬间觉得明诚的嘴角长出了两颗尖尖的獠牙。

“这次我要四成利。”

明诚毫不犹豫地开口,身后的尾巴晃得更欢了。

这个数字让明楼心里都微微一颤,然后他开始有些同情梁仲春。

不过一会儿,明诚挂掉了电话,拿了公文包和大衣匆匆往外赶,嘴角得意的笑是怎样都遮不住的。

“大哥,我去一趟海关。”

明楼趁机偷偷抬头看了一下,发现他身后的尾巴消失了。

看来这钱又到手了。

他将手中的财经报纸扔到一边,拿出一本时装杂志翻了起来,心里默默盘算着要买哪套同款西装。



04

后来明楼发现,不仅对于坑梁仲春的钱,每当明诚做了什么“坏事”,身后的小恶魔尾巴也会不由自主地露出来。

尤其适用于明台。



05

“你就不会叫大点儿声吗?”

“啊,啊,疼!哥!”

明楼朝明台屁股上挥着板子,明诚压着他两只手在一旁坏笑着。

那只调皮的尾巴又冒出来了。

配合着明诚坏笑的表情,十足十的像一个小恶魔。

明楼觉得这样的阿诚实在可爱,不由得心情大好,又多抡了明台几板子。



06

再后来,明楼发现,就连明诚对着自己打坏主意的时候,那条尾巴也会悄悄冒出来。

譬如现在。



07

明诚拿着明台要熨的西装坏笑地看着明楼,尾巴在身后招摇着,全然出卖了他的心思。

他觉得好笑,面上又装作生气的样子:

“不是吧?连我的主意你都敢打?”

明诚立刻换上一副无辜的样子,理直气壮地说:

“那我怎么办,我还得去上班呢!”

接着不由分说地把衣服塞进明楼怀里,威胁道:

“熨得好点啊,熨不好大姐找你。”

明楼宠溺地看着自家小恶魔的背影,忽然就很想摸摸那条尾巴,也不知道手感会不会很柔软。

阿香在心里偷偷嘀咕——

大少爷熨个衣服怎么这么开心?



08

“诶,大哥,我怎么总是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

明诚疑惑地问。

“没有。一定是你最近太累了,要多注意休息。”

明楼撒谎撒得面不改色。

“哦……”

突然,明诚看到明楼身后冒出一条恶魔尾巴,他立刻揉了揉眼睛,那条尾巴又不见了。

果然,自己最近真的是有些太累了。

〈END〉

我算是一个说话比较直的一个人,脾气真的可以说是很温和了,现实生活中没跟别人吵过架,但并不代表我是没有底线的。


现实生活中,我的底线是家人,朋友和我所在乎的。


那么在这里,我的底线是王凯,楼诚以及对楼诚和所有楼诚衍生角色的扭曲,玷污。


我爱楼诚,更爱王凯先生。


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罪孽深重的鸿沟。


相反,我是因为楼诚而进一步爱上王凯先生的,在此之前,并没有过任何追星的经历


他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我真真切切地爱着楼诚和楼诚圈里那些文笔优美平易近人的太太们,也因此无可自拔地爱上了足以成为我一生的榜样的王凯先生。


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人啊!


万般优美的词语都不足以称赞他的好,他该是一个如太阳般耀眼明媚的人呐!


又怎能容许他人玷污?


我视那些抹黑他的人为败类,拼了力的同那些人争斗。


我想他的眼眸永远像一杯纯净清澈的水,我想他的脊背永远像秀颀挺拔的白杨。


我也想楼诚圈永远一派生机安宁,不论是太太还是小透明,安安静静地产自己的粮,哪怕有一天狂风暴雨来袭,也能紧靠在一起。


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说了


然而我却不愿意说完,我想要留到以后的日子,慢慢地讲给那些与我有着同样愿望的小天使们听


那些仍深爱的,不曾离去的,努力维持这个圈子纯净和谐的


你们都是天使啊!


此时此刻


我还有一句话想对那位从未闻名的,触碰我所有底线的,罪大恶极的,


败类!


说——


滚!去你妈逼的!


****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



【许唐】荒唐一场(PWP)

车终于开出来了……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肾了……【颓废脸

@奔跑的蓝汐 真的很抱歉<(_ _)>太太,欠了好久的许唐车,其实是因为原先的一篇许唐pwp写着写着变剧情,就又写了一篇,嘤嘤嘤(ಥ_ಥ)跪下认错……

由于本篇开头较高能,已经被吞过一次,所以这一回链接直接放在评论。

答应我,看完继续爱我好嘛~

https://shimo.im/MOz2Z4ZtD6MW5169

酒是个好东西

到底完结不完结我也不知道

貌似还能继续写下去?

这一回,许光明没有怂!!!

〈胡操cp•上〉

@楼诚深夜60分

〈胡八一到底上操成功了吗?〉

〈曹主公一脸懵逼〉

〈胡操还可以这样玩!〉

〈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胡八一,你竟然连自己的祖师爷都不放过!〉

@很想总攻的锦锦锦宝

真的好抱歉<(_ _)>

错过了你的生日

鞠躬嘤嘤嘤(ಥ_ಥ)

熏然:

嘤嘤嘤(ಥ_ಥ)

今天老凌出差木有小鱼干吃了……

肚子饿……

景琰:

嘤嘤嘤(ಥ_ಥ)

母妃,他们,他们都骗儿臣……

我想小殊了……

蔺晨那只肥鸽子偷吃了我的榛子酥!

〈季警官和庄医生到底谁攻谁受〉

〈胡操组合为何迟迟不现身〉

〈庄医生做攻内幕大揭秘,原因竟然是——!!!〉

〈今日的季警官依旧未能反攻成功〉

〈楼诚内部设定医警组,谭赵为何独树一帜,听小赵医生九字真言〉

……

微信体尽量半个月更一次~

【蔺靖】来路作归途

和卿卿的联文 @白衣卿相 嘤嘤嘤(ಥ_ಥ)写的不咋滴……

是糖是刀我也不知道@_@

说不定是车?(你够……

有私设,

***

他初次见他,是在巍峨的宫门前,穿着红色的皇子常服,刚及舞勺之年,头发束在玉冠里,额旁有几缕未梳上去的碎发随风飘着。薄唇轻抿,肤色如凝脂,眼睛大而圆,令他想起琅琊后山一种姿态极优美的鹿。五官中虽仍蕴着几分稚气,神色却肃穆非常,好似故意板着脸一样。

切,宫里人都这样……他在心中偷偷腹诽。

一旁站着的老阁主难得正经一回,把他推到那人面前,“蔺晨,向七皇子行礼。”

彼时,萧景琰是要比蔺晨高半个头的,他抬着眼,不情不愿地说了一句,“七皇子好。”语气要多散漫有多散漫。

萧景琰倒是没多计较,只点点头,亦唤一声,“蔺公子好。”

声音倒十分的好听。

“请随我来吧。”

蔺晨扭过头,询问老阁主的意思,获得允许后便跟在那位七皇子后面,往庄严肃穆的皇宫里去了。

走道是压抑的暗灰色,连一株花草都寻不见,蔺晨无趣地四处张望,忽的便瞅见墙根处有一只蚯蚓,心下十分惊喜,偷偷朝着墙根跑去了。

萧景琰听得身后脚步声不见了,疑惑地转过身,方才跟在自己身后的蔺晨已经没了踪影,试探着叫他,“蔺公子?”并未得到回音,他有些着了急,这宫里四通八达,万一因为自己疏忽走丢了……

萧景琰连忙顺着来时的路往回找,忽听见背后有人道,“嘿,七皇子,你看!”

是蔺晨的声音,他惊喜地转过身却被那人用树枝挑着的一只不断蠕动的大蚯蚓吓得叫出声来,脚下一个趔趄往后仰去。

昨日宫里刚下了一场雨,地面上还是湿漉漉的,萧景琰这一跌不偏不倚刚好坐进一个浅浅的水洼里,只听见一声小小的扑通——

二人皆是愣在那里,蔺晨呆呆地举着手里的蚯蚓不知道是何才好,萧景琰坐在水洼里被吓得脸色发白,待他反应过来,连忙慌乱爬起来,又羞又恼,红着脸站在一边。

萧景琰的裙裾已经湿了大片,洇出暗色的痕迹,他用两手捂着,咬唇瞪着蔺晨,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眼眶竟有些泛了红。

“……七,七皇子,抱歉啊……我不知道你怕虫子的……”蔺晨把手中的树枝扔到一边,支支吾吾道歉,可谁知越说那人竟越发委屈,眼睛里蓄了一层水雾,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他开始手忙脚乱起来,“诶不是,你,你别,别哭啊……”

萧景琰快速转过身,闷闷地说,“没哭。”又疾步往宫里走。

蔺晨连忙跟在他后面,再不敢乱跑了。一路上,他看到萧景琰偷偷用袖子抹了三四回眼泪。

原来是个爱哭的小皇子啊……

又噔噔跑到那人旁边,亲切熟络地问:“七皇子,你叫什么啊?”

萧景琰垂着头权当没听见。

蔺晨见他不愿理也不再多问,安安静静地垂着头跟在后面,像是一只被霜打了的茄子。

皇宫里的走道总是幽长幽长的,蔺晨走得脚底酸麻才看到一块暗色雕花的匾额,上边是三个烫金大字——芷萝宫。门口有一位身穿水蓝色宫服的妇人站在那里,模样十分温婉。

萧景琰加快了步子小跑着扑进妇人怀里,委委屈屈唤“母妃……”

“景琰,衣服怎的湿了?”

蔺晨颇不好意思地行礼,“静娘娘,是方才我……”

“我自己不小心跌了一跤。”

他十分诧异地看向萧景琰,却见那人连忙扭过头躲开了。

静妃心下已了然,倒未戳破,只吩咐一旁的侍女为萧景琰更衣去了。

蔺晨在心里默默嘀咕——

原来他叫景琰呐……

夜深,蔺晨偷偷地凑到正在写大字的萧景琰旁边,“你叫景琰呀?”

萧景琰轻轻点头。

“真好听。”他发自内心的赞美。

萧景琰手腕却一抖,在纸上晕出一朵小小的墨花。

“诶,你脸怎么红了?”

“……没有。”

“哦……”

幼时,他所有关于萧景琰的记忆便只有这么些了。

灰蒙蒙的天空,压抑幽长的走道,唯有前方他的身影是鲜亮明媚的红色,经年日久也未曾褪色,像是一株开到耀眼开到荒芜的红芍药,天地之间再无颜色。

***

他再见他以是许多年后的事情了,他做了风流倜傥四海为家的琅琊阁阁主,他成了万人之上位高权重的帝王。

那日也是灰蒙蒙阴沉的天,他千里迢迢从梅岭赶回来,受故人之托,故人葬在梅岭绵延万里的黄土之下,同着数万赤焰将士的冤魂。

皇宫的城墙是极高的,蔺晨使了轻功才算翻过去,又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萧景琰的寝宫。

他直接破窗而入,吓得萧景琰手里的毛笔都掉在了地上,正要拔出身旁的长剑,却被他一句“受故人之托而来”逼停了手。

“小殊?是小殊让你来的?”

萧景琰十分惊喜地转过身,冕旒随着他的动作撞出清脆的响声。

蔺晨将袖里揣着的信筒递给他,萧景琰连忙拆开仔仔细细地查看,长长的珠串遮住他的脸看不清神情,只见执着信的手指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然后便有两滴清泪落到纸上。

信上的内容蔺晨也未看过,约莫都是些离别珍重的话。对他来说,这种结局是没有什么可遗憾的,梅长苏本就是将死之人,没人比他更清楚,死前能洗清赤焰冤屈,了结心愿,已是难得。

可萧景琰不同,对于林殊,他心中始终有愧,又是个重情义直肠子的人,自然难以释怀。

萧景琰将冕旒摘下扔到一边,蔺晨这才看清他的面容——

轮廓似刀刻,双眸蒙了一层水雾,眼眶泛红,泪水将落未落地挂在睫毛上。

他几乎站不住,颓废地就要跌坐到地上,蔺晨连忙伸手扶住,隔着厚重的冕服他摸到他瘦削的胳膊。

萧景琰摇摇头,将胳膊从他手中抽出来,轻轻吸了吸鼻子,将眼泪都努力憋回去,问他:“先生,小殊走的时候可有什么为完成的遗愿?”

“他说希望陛下做个开明的君主,望陛下保重身体切莫伤心。”前一句是梅长苏的原话,后一句则是蔺晨的私心。

“如此便好了……”他不住地点头,努力扯出来一个微笑,泪水却又顺着脸颊滑下来。

“还未问先生是何人?”

“姓蔺名晨。”

***

对于幼时的事情,二人都默契地从未提起,只当彼此早已忘却那段往事,他已不是当年顽劣挑蚯蚓的孩童,他也已不是那年被吓得跌入水洼的少年。仿佛一切都同酒一起封入罐中埋在土里,经年之后同岁月一起熬煮着喝下去,陈香醇厚只与自己回味。

蔺晨带的东西不多,一袭白衣一把折扇一壶青梅酒。

青梅酒是半年前采琅琊山后山新生的梅酿制的,总共酿了两坛,都被他饮完了,这是最后一壶。

是夜。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房檐上赏月,难得是一轮满月,却被飘来的乌云遮住了一小半。低声叹一句扫兴,一转头却望见萧景琰寝宫中的烛火还未灭,心头忽就来了兴致,想着约他出来小酌一番。足尖轻点,脆瓦铃叮一响,便朝天子寝宫去了。

蔺晨推门而入,也未行礼,大喇喇往萧景琰面前一坐。萧景琰也并不计较,江湖中人,那些繁文缛节自然奈何不了他。手中毛笔仍未放下,只抬了抬眼问道:

“先生深夜前来有何事?”

蔺晨皱眉将他手中的毛笔夺过来,“陛下,这么晚了还在处理朝政对身体可不好。”转而又笑道,“此番前来为的是邀陛下一同小酌,不知陛下可否赏草民个脸面?”

清凉的酒液在唇舌中徘徊,梅子的清香酸甜迅速在口腔中弥漫,细细品味还有几丝微微的苦涩。萧景琰舔了舔被酒液浸得红润水亮的唇,赞许地点了点头,“好酒。”

蔺晨四下望了望御花园的景色,未寻到一株花草,“这皇宫里的御花园怎得光秃秃的?”

萧景琰指了指几株微微吐芽的树,“红梅尚未开呢,待到红梅开时先生再来赏自然是一片好景。”

“琅琊山上从未开过红梅。”

“等到宫里的红梅都开了,朕来邀你赏。”

清冷的月光浮在萧景琰双颊微红的脸上,眼眸里泛着潋滟水光,约莫是饮多了酒的缘故,蔺晨眼前那人的轮廓不甚清晰,笼着一层暧昧的光辉,仿佛一切都沉浸水里,似真似幻。

他点点头,轻声道:

“好……”

***

蔺晨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赶上什么好天气,金陵下了一场极大的初雪,整座皇宫几乎都被白皑皑刺眼的雪覆盖。

他本就受故人之托才来走这一遭,眼下故人心愿已了,他又有什么理由再赖在他身边?于是立在殿中平静道,“我要走了。”

萧景琰本低头正写着什么,听到他这一句话笔锋硬生生停在纸上,洇出一大块墨团。抬头看他,眼睛里除了惊异还有迷茫。

“去哪儿?”

“回琅琊阁。”

他眼中又复清明。是了,他本就是江湖人,该是随心所欲浪迹天涯的,又怎能被缚在皇宫里,不得自由?

萧景琰看他一袭白衫,并无繁重饰物,发丝随意披在肩上,同自己玄色金线龙袍一比,实在是扎眼的很。

地上仿佛裂开一道极深极宽的裂缝,将他们生生隔在两岸,江湖和江山,差之一字,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世界。

“既然先生要走,朕也不便挽留,何日启程?”

“今天。”蔺晨突然走上前,将年轻的帝王捞进怀里,过了十几年,他已经是比萧景琰还要高些的。他将轻轻嗅着他发间淡淡的龙诞香味,手掌被龙袍上的金线硌得微微发麻。

“御花园里的红梅我怕是看不到了,还望陛下在那红梅开时给我寄去一枝,算是给草民的赏赐。”

还未等萧景琰答复,蔺晨便已经放开他,破天荒行了礼也不去看他的反应,疾步走出金殿。

过了许久,殿中才悠悠传出一句叹息。

***

萧景琰站在城墙上目送他,冕旒遮住了他的脸,有那么一瞬间,蔺晨是想上前把它们掀开的,他想看看那双极美的眼睛会不会为了他而流出一点点泪,他想亲吻那双眼睛。

他立在雪中,一袭白衫几乎要与雪色融为一体。

他抬头望向他,嘴唇开合无声唤道——

“景琰……”

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上马低喝一声便绝尘而去。

只留马蹄在雪中深深浅浅的痕迹。

雪片拂在他的脸上化作一道水痕。

***

蔺晨收到了一个小巧精致的楠木盒,打开后里面静静躺着一枝娇艳欲滴的红梅。

他低声笑了,执起那枝红梅在唇上落下深深一吻,又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

那些未开口的情谊终将同着岁月一起碾碎了,吞入腹中,在心底掀起惊涛骇浪又归于平静。

〈END〉

























你们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么吗?

路过一家诊所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李凌远XX诊所……

蜜汁微笑(*^ω^*)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这是夫随妇姓了吗233

可惜没拍照……

有空去拍一张~

真事……

我还在那儿看过病……

崴脚……

(//∇//)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减肥反弹

发晚了,抱歉<(_ _)>

***
〈阿诚哥是如何套路明长官的?〉

〈蔺阁主减肥成效超级好的你们要不要学一下?〉

〈季三哥和庄医生去哪了?干什么了?〉

〈明长官蔺阁主体重竟双双遭曝光?〉

〈所谓真爱便是,我愿意为你放弃红烧肉!〉

【楼诚】明助教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续

欠了好久的后续,抽空随意码

同系列〈明教授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明教授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续〉〈明助教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请戳主页查看

说不定还会有明长官/明秘书长或者明楼/明诚版本的后续?

私设在巴黎

ooc。

***
36.比起苦中回甘的茶叶,明助教更偏爱浓郁些的咖啡。

37.但家里备的最多的还是一罐罐的茶叶,大多都是明教授爱喝的龙井。

38.明助教很喜欢在饭后吃一些水果,明教授则不然,不过对于明助教亲手喂过来的水果他还是很愿意吃光的。

39.来到巴黎之后,明助教跳舞跳的从来都是女步。

40.明助教还会自己做糕点,甚至可以跟糕点店媲美,明教授边吃边夸他贤惠,明助教二话不说将盘子端走了。

41.明助教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要有一个晚安吻的。

42.当然,早上也要有一个早安吻。

43.明助教生气时是最可怕的,明教授有切身体会,见什么砸什么。

44.有一回生气时顺手把一个琉璃花瓶砸碎了,事后自己心疼得不得了。

45.比起西装,明助教更喜欢穿风衣。

46.明教授也很喜欢明助教穿风衣,因为好脱。

47.明助教有时候也会耍流氓的,不过后来都被明教授整肃家风了。

48.明助教每年过生日,明教授都要送他一块手表外加一大束玫瑰花,直接让花店的人送到学校,引起大片骚动。

49.虽然明教授是经济系教授,但管钱的都是明助教。

50.明助教有一个日记本,不过写了四五次便丢了。

51.后来在明教授的抽屉里找到了,上面还用红笔圈画住一句话——“明教授的体重又日益增加了”。

52.虽然两人的衣服都是同款的,但明助教绝对不会弄混,因为明教授的衣服至少比他的大两码不止。

53.尽管明教授强烈反对,明助教还是在家里养了一只猫,抱回来的时候直接塞到明教授怀里,说:“呐,你儿子!”

54.明教授愣了一会儿,呆呆的说,“这猫叫儿子?”明助教捧腹大笑,之后,那只猫还真就干脆起了“儿子”这个名字。

55.那猫还有个大名,叫——明台(划掉!)明沐澄。

56.明助教中午时总能看到自家“儿子”惬意趴在明教授肚子上睡觉的和谐画面。

57.明教授则十分烦恼,每当自己想跟明助教亲热时,那猫总要扑上来挠他,他气极,就把猫锁在屋外面,那猫就用爪子挠门。

58.明助教一脚把他踹下去,把猫抱进来,埋怨他:“你儿子你也舍得!”

59.自从“儿子”来了之后,家中的食物链是这样的——明助教→明沐澄→明教授。

60.明助教的手上有握笔的茧和握枪的茧,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手好看。

61.明助教和明教授在巴黎也会过中国的节日,中秋节时,他们会自己做月饼。

62.西方节日一般只过情人节和圣诞节,形式也都相对简单,跳一两支舞,弄个烛光晚宴什么的。

63.对于明助教来说,生存的必需品无非就是两样——水和食物,只有加上明教授才算是生活。

64.明助教不会说什么浪漫的情话,对明教授的所有爱意都融到日常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中了。

65.明助教认为,最好的爱情大约就是——良辰美景,一日三餐,白头偕老。恰好,这就是他们的样子。

66.明教授最近总是有些鬼鬼祟祟的,明助教调查得知,明教授订做了一对男士戒指。

67.明教授向明助教单膝下跪求婚时,是在家里的阳台上,彼时,明教授身上还穿着家居服,明助教正在洗衣服,手上沾着泡沫。

68.明助教哭笑不得,“你这求婚也太随便了吧?”明教授很认真的说,“平平淡淡才是真。”

69.明助教接受了明教授的结婚,戒指顺着细小的泡沫滑到无名指根,他们在一起拥吻,那猫出奇地没有来打扰,只是安安静静地呆在一边。

70.明助教说,他们今后的日子还很长,要慢慢的过。

END

完结撒花~

不要嫌弃我,真的就是随意码的产物……